纵览新闻>“黄马甲运动”:民粹主义的泛起还是精英政治的危机?

“黄马甲运动”:民粹主义的泛起还是精英政治的危机?

  • 时间:2019/12/24 9:44:02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 国际政治研究

作则 许振洲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爆发于2018年11月17日星期六的法国“黄马甲运动”,至今已延续了近60周。没有人知道它将在什么时候结束,或是否会在某一天借某一契机重拾前几场的势头——近来法国全国性的反对政府退休金改革计划的罢工游行便已与黄马甲运动合流。

在法国,游行示威几乎无日无之,为何“黄马甲运动”值得引起我们格外的关注?笔者认为其原因有二。一是它迅速超越了对某一项公共政策的抗议,提出了若干深层次的诉求。二是它的发生发展迥异于法国通常的政治运行方式。

“黄马甲运动”爆发的背景是法国近年来贫富差距的增大和下层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直接导火索则是燃油税。在几次大规模抗议示威后,政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撤回了法案,并做出了一系列有利于工薪阶层的许诺。然而,此时“黄马甲们”的怒火已经由反对燃油税扩展到对现行政治、社会体制的广泛质疑。不止是提高最低工资或恢复奥朗德政府设立而被马克龙取消的巨额财产税(ISF),而是呼吁罗尔斯式的社会公正、社会正义。在政治方面,则希望弥补“民主赤字”,设立“公民动议公投”( référendum d’initiative citoyenne, RIC)制度;或是改变国民议会的选举方式:将现行的小选区单记名二轮多数制改为一半选举、一半抓阄;甚至干脆在国民议会、参议院外再设一真正代表下层利益的人民院……

“黄马甲运动”给我们带来的震动或其政治意义,是它标志着法国的代议制民主在整体制度上出现了危机。

法国现代政治是一种政党政治。政党的使命不仅是在选举中推出自己的候选人,集中选票,取得执政权,更在于了解民意、整合民意、表达民意即设置议题。政党及其他政治组织如工会构成了法国政治的中介物、齿轮及传送带,或托克维尔笔下的次级权力。它们代表着利益不同的各个阶层集团参与政治博弈,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尤其是使政治的运作不越出现行体制的框架。国家政治因此变得理性而可控,稳定而有序。这是政党应当承担的政治社会功能。

“黄马甲运动”则是一场在新传播媒介技术条件下的群众运动。脸书和推特形成了有效的新型社会组织网络,运动也没有固定公认的领导人。参加者没有明确的阶级属性,没有统一的政治倾向,也不属于同一政党或同一工会。多元化、自发性、扁平化是它的根本特征。所有代议制民主条件下的传统精英中介:政党、工会、职业媒体乃至公共知识分子都失去了作用,未能介入领导。而“黄马甲们”也一致声称运动的非政治性,即不愿意被政治阶级所利用(régupérés)。民众开始怀疑现行的政治体制,不再相信他们的诉求与利益能够得到政治精英、政治中介团体的体察、整合与代表,进而在决策层面进行体制内博弈,使问题得到解决。而是选择了自我组织、自行表达,将所有的“代表”即次级权力抛在一边,甚至深怀警惕与敌视。“黄马甲们”不断谈论民主这个字眼,但他们要的已不纯然是代议制民主(la démocratie représentative),而是一种尚不同于直接制民主的“公众民主”(la démocratie du public)或“公民民主”(la démocratie du citoyen)。前面提到过的运动中出现的若干政治性口号如公民动议公投、国民议会的混合选举制、人民院的设置等,都带有这种“公民民主”的色彩。

对“黄马甲运动”的评价颇有分歧。批评者直指“黄马甲运动”为民粹主义,是欧洲民粹主义潮流的一个典型代表。

对“民粹主义”这个已经被过度运用的概念值得认真辨析。是民意没有通过“正确的”途径加以表达构成了民粹主义?是“后果”不好的群众运动意味着民粹主义?还是干脆民意本身便是民粹主义?

笔者认为,当今法国政治的主要危险是政治精英不能理解底层民众的呼声,从而不再能够完成其应有的政治功能,使政治生活正常化,而不是所谓的民粹主义。尤其要防止以批评民粹主义为借口,蔑视民意民情,直接质疑民主的原则与程序:平等精神、普遍选举制、多数原则。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法国

2019/12/24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